Aurora

【K莫】听,花开的声音【下】

苏酥口水甜心糕:

*脑洞产物


*花吐症设定


*强行HE来了,张嘴啊~~~


中秋快乐(*^__^*)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戳这里→(上)


(下)


他先去了他们自驾游时候的度假山庄。


还记得当时在这篇泳池,KO和老三比游泳,自己和微微师妹打赌,输了两次。


对了,自己第二次没押他赢,他还生气了。


其实KO,你知道么,在我心中,你永远都是最好的。


郝眉拿出相机,拍了一张平静的水面。


他又走到了他们烧烤的那片草地。


那是一个艳阳天,通过比赛来抢吃的,愚公输的最惨,自己还把烤鸡翅分给了KO。


他又拍了一张那个草坪,透过镜头,仿佛还能看到那日的热闹的场景。


他还去了他们真正认识对方的那个小饭馆。


许是天冷了,原本在饭店门口摆的桌子都被收起来了,郝眉走进了饭店里面,找了张靠在墙角的桌子坐了下来。


那个时候,KO是睡在这里的。


他还记得那一次,他喝醉了,霸占了KO的床,醒来后他还开玩笑问他是不是给自己下药了。


郝眉笑着摇了摇头,可不是么,他是下药了。


不然自己怎么会那么喜欢他呢。


他跟老板点了酸菜鱼,蛋黄焗鸡翅,还有鱼香茄子。


他病了这么久,本是没有胃口的,但还是想点一次,属于他的回忆。


郝眉拿起筷子,夹了一口酸菜鱼,放进嘴里,又毫无征兆的咳嗽起来,吐出一片粉红色的花瓣。


不是KO做的,一点都不好吃,太辣了。


自己明明是能吃辣的,还要KO放很多很多的辣椒,不让老三抢。


可是怎么会这么辣呢,辣的眼泪都出来了。


 


不知不觉,过了三个月。


郝眉的花吐症越来越严重,咳嗽的频率越来越高,咳出来的花瓣颜色也越来越深,人也越来越虚弱。


他一直都没有去致一上班,他怕别人看出来,毕竟老三,愚公,猴子,KO都不在帝都,找个理由搪塞过去也方便。


这是最后一个地方了,庆大食堂。


郝眉远远地站着,看着打菜的窗口。


上学的时候,他很少去食堂,如果不是老三,自己可能也不会遇到KO。


第一次见面,KO给自己打了三份糖醋排骨,还有肉丝比别人多的炒三丝。


郝眉觉得心被狠狠地捏了一下,鼻子酸了,快要哭出来,可是喉咙中一团花瓣卡着,让郝眉咳嗽不已。


咳了许久,终于咳出了带血的花瓣,那花瓣,已经红的发紫。


郝眉撑着桌边让自己坐下,靠着休息一会再回去。


 


郝眉每走过一个地方,就会在笔记本上留下只言片语,或者是一句,或者几个字,或者是一段。


那都是他和KO的回忆。


郝眉坐在电脑前,咳嗽不止,他将照片一一打印出来,剪成合适大小,小心翼翼的贴在笔记本上。


他贴了一个晚上,薄薄的笔记本被他贴成了厚厚的一沓,每一页上,都有眼泪殷湿的痕迹。


终于做好了,他爬上床,抱着笔记本,微笑着闭上了眼睛。


KO,有你在,我什么都不怕。


 


KO提前回了帝都,因为担心。


之前肖奈和致一的同事通电话时,无意提到郝眉一直都没来上班,加上KO之前给他打电话时,郝眉总是敷衍几句便挂了电话,让KO越发不安,提前完成了工作,将收尾留给了愚公他们,便匆匆忙忙上了飞机飞回帝都。


KO路上一直给郝眉打电话,郝眉都没有接。


KO打开家门,没有看到预料中的袜子满天飞,而是一个整洁的家。


KO有些着急,打开了郝眉的卧室,没看到人,有匆忙打开卫生间的门,也没人,于是又打开了最后一扇门,自己的房门。


打开门,KO看到被子鼓起来,郝眉蜷在床上,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。


郝眉安静的反常,KO急急忙忙走过去,坐在床边,看到了郝眉手中的笔记本。


打开笔记本,扉页上有一行娟秀的字。


“我知道我不可能放弃爱你,如果可以,我希望我从未遇见你。”


KO继续往下翻,每一页,都是一张照片,几行字。


“这是我家,他说他来走后门,什么都会干。”


“他手艺特别好,他烤的鸡翅最香了。”


“他身材很好,特别会游泳,就是有点小气,没押他赢,竟然还生气了。”


“他黑了我的电脑,换掉了我的女神,不过我又偷偷换了,换成他了。”


“他人特别好,不仅做菜好吃,给我的量还是以前的三倍不止。”


KO一页一页的翻着,翻到最后,早已泣不成声。


笔记本的最后一页,是满满一页的“KO”,一笔一划写的那么认真,由于眼泪的关系,纸上已经褶皱不已。


KO放下手中的笔记本,摇晃着床上安详的郝眉,哭着,喊着。


“郝眉,你醒醒!”


“我喜欢你,你听见了么!”


KO紧紧地抱着郝眉,仿佛用尽全身的力气一般,虔诚的在郝眉的唇上烙下一吻。


KO抱着郝眉,泣不成声,只是突然,感觉到郝眉拍了拍他的后背。


KO松开手,紧紧地盯着郝眉,郝眉一脸病容,虽然仍然虚弱,但已经恢复了一丝血色。


郝眉伸手擦了擦KO的眼泪,努力笑了一下。


“KO,你别哭了,你看,我这不是没事了么。”


KO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,只得紧紧抱着郝眉,确认他不会突然离他而去。


“KO,我饿了,想吃糖醋排骨。”


“不行,病刚好,只能喝粥。”


“那KO,我可以自己洗袜子,你可不可以跟我在一起?”


“嗯。”


“KO,你记得跟老三说,虽然我翘了那么久的班,可是别炒我鱿鱼。”


“嗯。”


“KO,你听见,花开的声音了么?”


KO不答话,只是抱着郝眉。


良久,郝眉才听见了轻轻的一声。


“嗯。”


你听啊,这花开了,那声音,多像你啊。






FIN

【K莫】听,花开的声音【上】

苏酥口水甜心糕:

*脑洞产物


*花吐症设定


*强行HE


(最近超爱成哥,成哥最帅最尿性)


(点梗的宝宝们来吧,两百粉贺还木有着落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(上)


“这是我们,第一次见面的地方。”


郝眉翻开手中的笔记本,翻到新的一页,写下了这一行字。


蓦地,喉咙处一阵熟悉的瘙痒,继而是止不住的咳,郝眉捂住嘴巴不停的咳,咳得弯下了腰,胸口像是炸开一般的疼,终于咳出了卡在喉咙处的东西。


郝眉看了看手心中的东西,是一片深粉色的花瓣,不由得苦笑。


这花瓣的的颜色是越发深了,郝眉咳嗽的次数也越来越多,每次咳过,都不自觉的贪恋着空气,大口大口呼吸,来缓解咳嗽带来的痛苦。


 


这病大抵是从三个月前开始的。


三个月前的一天,郝眉开始咳嗽,本来以为就是小感冒,可是吃了几天药也没什么起色,知道有一次吃饭的时候,咳出一片淡粉色的花瓣。


看着愚公他们关心的眼神,也只是笑笑,用感冒揶揄过去。


后来郝眉去医院看过,大夫说这病叫花吐症,没得治,吓得郝眉失魂落魄的。


进了家门,看到KO穿着围裙,拿着锅铲走过来,用眼神问他的时候,郝眉才回过神来,努力让自己表现的和平常一样。


KO虽然担心,但听见郝眉说没事,也就稍稍安了些心,催促着郝眉洗手吃饭。


郝眉笑着应了应,进了卫生间之后,飞快的把门反锁上,坐在马桶盖上开始百度。


“这病,是从暗恋开始的啊……”


郝眉知道这病并非无药可救的时候,还是开心了一下下的,不过当他知道治愈的唯一办法之后,便低下了头。


“还是算了。”


 


郝眉喜欢KO。


郝眉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是第一次见面,他给他打了三份糖醋排骨的时候,还是后来自己心有不快找他倾诉的时候,还是他黑了自己电脑又到致一上班的时候,或者是他住到自己家的时候。


他不知道。


他只知道,当他意识到的时候,他已经很喜欢,很喜欢KO了。


可是他不能告诉他。


因为郝眉害怕,如果告诉KO了,KO就会离开他,他们连朋友都做不成了。


郝眉对KO现在的感情,已经不是每天形同陌路的见面,或者看看照片就足够的了。


郝眉宁愿自己最后病死,也不愿把事情告诉KO,接受KO离开自己的事情。


 


想着想着,郝眉就坐着哭了起来,可是没多久,他甩甩头,用袖子擦了擦眼泪。


他不能哭,他不能被KO看出来。


洗了把脸,确定自己不会被发现之后,郝眉换上了一张笑脸,走出卫生间,一屁股坐到桌子旁边。


“蛋黄焗鸡翅,水煮鱼,糖醋排骨,都是我爱吃的菜,KO,谢谢你啊。”


郝眉拿起筷子,刚将一块水煮鱼夹到嘴里,就咳嗽起来,KO 放下筷子走过去,拍了拍郝眉的背。


“怎么了?”


郝眉将咳出来的花瓣藏到手心里,抬头对着KO 笑了笑。


“没事,我不是去医院了么,大夫说就是有些感冒,吃吃药就好了。”


说完郝眉还咧嘴冲着KO笑了笑,KO才放下心来,坐到对面吃饭。


KO看着郝眉食欲未减,也安了安心,继续吃饭。


 


那天晚上,郝眉吃完饭没打游戏,就直接回房睡觉了,KO本来觉得奇怪,仔细一想觉得是感冒了,身体不舒服,就没去打扰他。


其实,郝眉躲在被子里哭了一夜。


郝眉怕KO听见,不敢哭出声,把自己闷在被子里,看着手机里唯一一张合照,捂住了嘴哭。


那张照片,是之前老三请客自驾游的时候,郝眉拉着KO照的,KO本来是不愿的,不过耐不住郝眉软磨硬泡,终于照了一张。


郝眉想要瞒着KO,瞒着所有人,他在帝都的朋友不多,就那么几个,都在致一。


他记得下个礼拜,KO要出差了。


等他回来,他大概就已经不在了吧。


郝眉越想越难过,他多想让KO在自己最后这几个月,陪在自己身边,但是他害怕,他不敢。


哭着,想着,郝眉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,不过梦里,全都是KO。


 


他和肖奈请了假,没说多久,只说是家里出了点事情,要回去一趟。


他也确实回了一趟家,毕竟,他以后可能没有机会回去了。


幸好,他回去之后,KO已经走了。


郝眉一个人坐在沙发上,四处打量着这间公寓。


公寓明明不大,东西也不少,只是少了一个人,怎么觉得,这么空。


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,夹杂着钻心的疼痛,咳了半天,总算咳出了那一片花瓣。


郝眉瞧着,颜色比一开始粉了些,香气也重了些。


突然,他想起什么似的,跑进了自己的卧室。


他将KO洗好叠好的衣服都翻到地上,不停地找,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了一个相机包。


这是之前,他提过一次想要摄影,于是KO就在他生日那天送了他一台单反。


不过也没摆弄多久,郝眉就把相机收起来,不再玩了。


他将相机组装好,挂在脖子上,翻出了之前父母送给他的一个笔记本,将这些装到自己的背包里,出了门。


他要记录下他和KO的一点一滴,他要将这一切都写成日记。


将来有一天,如果他虚弱的只能躺在病床上,他还可以翻一翻,他胆子那么小,想着KO,就不会害怕死亡了。




TBC

世界重口味美食排行,看完肯定吃不下饭....

美食探索:



温馨提示:下面对大家发起视觉攻击,战斗力弱者自觉退散~~




// 仰望星空-英国


如此优雅、深沉、文艺的“仰望星空”原来是写《鲁滨逊漂流记》那个笛福弄出来的…但,其实叫死不瞑目更符合实物吧……






// 碱鱼-挪威


经碱水浸泡过的干鳕鱼,碱液将鱼的蛋白质分解后,变成果冻状。经过再次处理的碱鱼仍有极高的腐蚀性,食用时需要使用专用的餐具。






// 臭头(Stinkheads)-美国

美国阿拉斯加州的传统料理,将三文鱼的鱼头与内脏埋在土里数星期,据说有一些是在特殊葬坑发酵。






// 爱斯基摩冰激凌(Akutaq)-美国阿拉斯加州

这款冰激凌不同寻常的地方在于,它的原料是驯鹿的油脂,海豹的油,刚下的雪以及莓类,最后是切碎的鱼肉。






// 肉鲜羊肚(Haggis)-苏格兰

苏格兰的传统料理,将羊的肝脏,心脏和肺(羊杂)与洋葱,燕麦等香辛料一起封在羊肚内后,煮三个小时便完成。






// 卡苏马苏奶酪(Casu Marzu)-意大利

别名“活蛆乳酪”,在萨丁尼亚一带用羊奶制作的乳酪,为了加速奶酪的发酵故意在生产阶段让成虫产卵。


成品里面会有许多活着的蛆,并且这些蛆受刺激时最高可跳到15厘米。所以在食用该奶酪时需要戴着护目镜,以免蛆虫跳到眼睛里。





// Jumiles-墨西哥

椿象的伙伴,磨碎之后与萨尔萨辣酱一起品尝为主流的吃法。






// 白子-日本

鱼的精巢,换作哺乳类的说法就是睾丸。河豚,鳕鱼,大麻哈鱼,高级的还有乌贼,种类众多。吃法也可刺身,煮汤,烧烤以及火锅。






// Blodplättar-瑞士,芬兰

别称“血煎饼”,材料与血肠相似,只不过这个要更薄,更脆一些。






// 燕窝-中国,东南亚

这对我们来说肯定是滋补佳品,但是,燕子的唾液…嗯,你懂得!






// 皮蛋-中国

又名“松花蛋”,除了凉拌以外,最有名的吃法应该就是皮蛋瘦肉粥了。窝主敢吃的只有这个了……






// 鸡冠(Cockscombs)-意大利,法国

主要是用于装饰或是酱汁的制作。






// Marmite-英国,新西兰


被称为英国国民食的发酵食品,以酵母提取物为原料再加上其他各种的配料,据吃过的人说,闻起来像汽油+纳豆,钟爱发酵食品的人或许能接受,相当于是在中国的臭腐乳。






// Vegemite-澳大利亚,新西兰

虽然配方有些不同,但本质上和上面的Marmite是同一样东西。在澳大利亚,Vegemite要更受欢迎一些。






// 盐腌鲱鱼(surströmming)-瑞典

大家最喜欢的世界第一臭的食物,想知道实际吃后的反应,至于味道么……吃过的可以在下方留言告诉大家!






// 蝗虫-以色列

蝗虫大军袭击以色列南部的农作物时,当地人就会美味的将它们品尝掉。蝗虫是不触犯他们戒律的食物之一,因此在当地成了珍味。






// 金枪鱼眼-日本

在某些地区的超市可以简单的购买到,据说眼睛的脂肪和肌肉的口感像煮蛋和乌贼。






// 洛矶山牡蛎(Rocky Mountain Oyster)-美国

虽然名字是牡蛎,但内容物是小牛的睾丸。






// 蛾的幼虫(Mopane Worms)-南非

俗称“毛毛虫”,在调理前要先把里面的内脏之类的挤出来,然后就可以随喜好料理了。






// 黑霉玉米(Huitlacoche)-墨西哥

寄生在玉米上的玉米黑粉菌,可用于各种料理上。






// 熏羊头(Smalahove)-挪威

将新鲜羊头用火去毛后,剖开取出脑髓,用水洗净后加盐熏制,熏制完毕后下锅煮三个小时便可食用。






// 血汤-越南

在当地叫“Tiết canh”,将新鲜的血抽取出来后,为防止凝固与一点鱼酱混合。将血液和一些切碎的配菜倒到浅盘内,放到冰箱至凝固,因此成品会像披萨一样。






// 鞑靼牛肉(Steak tartare)-法国

将新鲜的生肉切碎后,加上洋葱等配料后,再放上一个生蛋的蛋黄便完成。






// 洪鱼脍-韩国

世界第二臭的食物,臭味指数Au6230。将鳐鱼放入罐子里发酵,鳐鱼自身的尿素水解生成氨气便完成。据说闻起来如同厕所一般,也有利用含人的粪便堆肥的制作方法。






// 椿象(Stink bug)-非洲

别名“臭屁虫”,这东西真能吃?吃法和其他昆虫一样,可生吃也可煎炸煮,据说有镇静和止痛的作用。






// Witchetty Grub-澳大利亚

蛾的幼虫,吃法和其他昆虫相同,味道像煎蛋和坚果。






能看到最后的,厉害了…!


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减不下肥了你还吃过,或知道什么黑暗料理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