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urora

【K莫】听,花开的声音【下】

苏酥口水甜心糕:

*脑洞产物


*花吐症设定


*强行HE来了,张嘴啊~~~


中秋快乐(*^__^*)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戳这里→(上)


(下)


他先去了他们自驾游时候的度假山庄。


还记得当时在这篇泳池,KO和老三比游泳,自己和微微师妹打赌,输了两次。


对了,自己第二次没押他赢,他还生气了。


其实KO,你知道么,在我心中,你永远都是最好的。


郝眉拿出相机,拍了一张平静的水面。


他又走到了他们烧烤的那片草地。


那是一个艳阳天,通过比赛来抢吃的,愚公输的最惨,自己还把烤鸡翅分给了KO。


他又拍了一张那个草坪,透过镜头,仿佛还能看到那日的热闹的场景。


他还去了他们真正认识对方的那个小饭馆。


许是天冷了,原本在饭店门口摆的桌子都被收起来了,郝眉走进了饭店里面,找了张靠在墙角的桌子坐了下来。


那个时候,KO是睡在这里的。


他还记得那一次,他喝醉了,霸占了KO的床,醒来后他还开玩笑问他是不是给自己下药了。


郝眉笑着摇了摇头,可不是么,他是下药了。


不然自己怎么会那么喜欢他呢。


他跟老板点了酸菜鱼,蛋黄焗鸡翅,还有鱼香茄子。


他病了这么久,本是没有胃口的,但还是想点一次,属于他的回忆。


郝眉拿起筷子,夹了一口酸菜鱼,放进嘴里,又毫无征兆的咳嗽起来,吐出一片粉红色的花瓣。


不是KO做的,一点都不好吃,太辣了。


自己明明是能吃辣的,还要KO放很多很多的辣椒,不让老三抢。


可是怎么会这么辣呢,辣的眼泪都出来了。


 


不知不觉,过了三个月。


郝眉的花吐症越来越严重,咳嗽的频率越来越高,咳出来的花瓣颜色也越来越深,人也越来越虚弱。


他一直都没有去致一上班,他怕别人看出来,毕竟老三,愚公,猴子,KO都不在帝都,找个理由搪塞过去也方便。


这是最后一个地方了,庆大食堂。


郝眉远远地站着,看着打菜的窗口。


上学的时候,他很少去食堂,如果不是老三,自己可能也不会遇到KO。


第一次见面,KO给自己打了三份糖醋排骨,还有肉丝比别人多的炒三丝。


郝眉觉得心被狠狠地捏了一下,鼻子酸了,快要哭出来,可是喉咙中一团花瓣卡着,让郝眉咳嗽不已。


咳了许久,终于咳出了带血的花瓣,那花瓣,已经红的发紫。


郝眉撑着桌边让自己坐下,靠着休息一会再回去。


 


郝眉每走过一个地方,就会在笔记本上留下只言片语,或者是一句,或者几个字,或者是一段。


那都是他和KO的回忆。


郝眉坐在电脑前,咳嗽不止,他将照片一一打印出来,剪成合适大小,小心翼翼的贴在笔记本上。


他贴了一个晚上,薄薄的笔记本被他贴成了厚厚的一沓,每一页上,都有眼泪殷湿的痕迹。


终于做好了,他爬上床,抱着笔记本,微笑着闭上了眼睛。


KO,有你在,我什么都不怕。


 


KO提前回了帝都,因为担心。


之前肖奈和致一的同事通电话时,无意提到郝眉一直都没来上班,加上KO之前给他打电话时,郝眉总是敷衍几句便挂了电话,让KO越发不安,提前完成了工作,将收尾留给了愚公他们,便匆匆忙忙上了飞机飞回帝都。


KO路上一直给郝眉打电话,郝眉都没有接。


KO打开家门,没有看到预料中的袜子满天飞,而是一个整洁的家。


KO有些着急,打开了郝眉的卧室,没看到人,有匆忙打开卫生间的门,也没人,于是又打开了最后一扇门,自己的房门。


打开门,KO看到被子鼓起来,郝眉蜷在床上,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。


郝眉安静的反常,KO急急忙忙走过去,坐在床边,看到了郝眉手中的笔记本。


打开笔记本,扉页上有一行娟秀的字。


“我知道我不可能放弃爱你,如果可以,我希望我从未遇见你。”


KO继续往下翻,每一页,都是一张照片,几行字。


“这是我家,他说他来走后门,什么都会干。”


“他手艺特别好,他烤的鸡翅最香了。”


“他身材很好,特别会游泳,就是有点小气,没押他赢,竟然还生气了。”


“他黑了我的电脑,换掉了我的女神,不过我又偷偷换了,换成他了。”


“他人特别好,不仅做菜好吃,给我的量还是以前的三倍不止。”


KO一页一页的翻着,翻到最后,早已泣不成声。


笔记本的最后一页,是满满一页的“KO”,一笔一划写的那么认真,由于眼泪的关系,纸上已经褶皱不已。


KO放下手中的笔记本,摇晃着床上安详的郝眉,哭着,喊着。


“郝眉,你醒醒!”


“我喜欢你,你听见了么!”


KO紧紧地抱着郝眉,仿佛用尽全身的力气一般,虔诚的在郝眉的唇上烙下一吻。


KO抱着郝眉,泣不成声,只是突然,感觉到郝眉拍了拍他的后背。


KO松开手,紧紧地盯着郝眉,郝眉一脸病容,虽然仍然虚弱,但已经恢复了一丝血色。


郝眉伸手擦了擦KO的眼泪,努力笑了一下。


“KO,你别哭了,你看,我这不是没事了么。”


KO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,只得紧紧抱着郝眉,确认他不会突然离他而去。


“KO,我饿了,想吃糖醋排骨。”


“不行,病刚好,只能喝粥。”


“那KO,我可以自己洗袜子,你可不可以跟我在一起?”


“嗯。”


“KO,你记得跟老三说,虽然我翘了那么久的班,可是别炒我鱿鱼。”


“嗯。”


“KO,你听见,花开的声音了么?”


KO不答话,只是抱着郝眉。


良久,郝眉才听见了轻轻的一声。


“嗯。”


你听啊,这花开了,那声音,多像你啊。






FIN

评论

热度(98)

  1. Aurora苏酥口水甜心糕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