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urora

【K莫】听,花开的声音【上】

苏酥口水甜心糕:

*脑洞产物


*花吐症设定


*强行HE


(最近超爱成哥,成哥最帅最尿性)


(点梗的宝宝们来吧,两百粉贺还木有着落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(上)


“这是我们,第一次见面的地方。”


郝眉翻开手中的笔记本,翻到新的一页,写下了这一行字。


蓦地,喉咙处一阵熟悉的瘙痒,继而是止不住的咳,郝眉捂住嘴巴不停的咳,咳得弯下了腰,胸口像是炸开一般的疼,终于咳出了卡在喉咙处的东西。


郝眉看了看手心中的东西,是一片深粉色的花瓣,不由得苦笑。


这花瓣的的颜色是越发深了,郝眉咳嗽的次数也越来越多,每次咳过,都不自觉的贪恋着空气,大口大口呼吸,来缓解咳嗽带来的痛苦。


 


这病大抵是从三个月前开始的。


三个月前的一天,郝眉开始咳嗽,本来以为就是小感冒,可是吃了几天药也没什么起色,知道有一次吃饭的时候,咳出一片淡粉色的花瓣。


看着愚公他们关心的眼神,也只是笑笑,用感冒揶揄过去。


后来郝眉去医院看过,大夫说这病叫花吐症,没得治,吓得郝眉失魂落魄的。


进了家门,看到KO穿着围裙,拿着锅铲走过来,用眼神问他的时候,郝眉才回过神来,努力让自己表现的和平常一样。


KO虽然担心,但听见郝眉说没事,也就稍稍安了些心,催促着郝眉洗手吃饭。


郝眉笑着应了应,进了卫生间之后,飞快的把门反锁上,坐在马桶盖上开始百度。


“这病,是从暗恋开始的啊……”


郝眉知道这病并非无药可救的时候,还是开心了一下下的,不过当他知道治愈的唯一办法之后,便低下了头。


“还是算了。”


 


郝眉喜欢KO。


郝眉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是第一次见面,他给他打了三份糖醋排骨的时候,还是后来自己心有不快找他倾诉的时候,还是他黑了自己电脑又到致一上班的时候,或者是他住到自己家的时候。


他不知道。


他只知道,当他意识到的时候,他已经很喜欢,很喜欢KO了。


可是他不能告诉他。


因为郝眉害怕,如果告诉KO了,KO就会离开他,他们连朋友都做不成了。


郝眉对KO现在的感情,已经不是每天形同陌路的见面,或者看看照片就足够的了。


郝眉宁愿自己最后病死,也不愿把事情告诉KO,接受KO离开自己的事情。


 


想着想着,郝眉就坐着哭了起来,可是没多久,他甩甩头,用袖子擦了擦眼泪。


他不能哭,他不能被KO看出来。


洗了把脸,确定自己不会被发现之后,郝眉换上了一张笑脸,走出卫生间,一屁股坐到桌子旁边。


“蛋黄焗鸡翅,水煮鱼,糖醋排骨,都是我爱吃的菜,KO,谢谢你啊。”


郝眉拿起筷子,刚将一块水煮鱼夹到嘴里,就咳嗽起来,KO 放下筷子走过去,拍了拍郝眉的背。


“怎么了?”


郝眉将咳出来的花瓣藏到手心里,抬头对着KO 笑了笑。


“没事,我不是去医院了么,大夫说就是有些感冒,吃吃药就好了。”


说完郝眉还咧嘴冲着KO笑了笑,KO才放下心来,坐到对面吃饭。


KO看着郝眉食欲未减,也安了安心,继续吃饭。


 


那天晚上,郝眉吃完饭没打游戏,就直接回房睡觉了,KO本来觉得奇怪,仔细一想觉得是感冒了,身体不舒服,就没去打扰他。


其实,郝眉躲在被子里哭了一夜。


郝眉怕KO听见,不敢哭出声,把自己闷在被子里,看着手机里唯一一张合照,捂住了嘴哭。


那张照片,是之前老三请客自驾游的时候,郝眉拉着KO照的,KO本来是不愿的,不过耐不住郝眉软磨硬泡,终于照了一张。


郝眉想要瞒着KO,瞒着所有人,他在帝都的朋友不多,就那么几个,都在致一。


他记得下个礼拜,KO要出差了。


等他回来,他大概就已经不在了吧。


郝眉越想越难过,他多想让KO在自己最后这几个月,陪在自己身边,但是他害怕,他不敢。


哭着,想着,郝眉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,不过梦里,全都是KO。


 


他和肖奈请了假,没说多久,只说是家里出了点事情,要回去一趟。


他也确实回了一趟家,毕竟,他以后可能没有机会回去了。


幸好,他回去之后,KO已经走了。


郝眉一个人坐在沙发上,四处打量着这间公寓。


公寓明明不大,东西也不少,只是少了一个人,怎么觉得,这么空。


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,夹杂着钻心的疼痛,咳了半天,总算咳出了那一片花瓣。


郝眉瞧着,颜色比一开始粉了些,香气也重了些。


突然,他想起什么似的,跑进了自己的卧室。


他将KO洗好叠好的衣服都翻到地上,不停地找,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了一个相机包。


这是之前,他提过一次想要摄影,于是KO就在他生日那天送了他一台单反。


不过也没摆弄多久,郝眉就把相机收起来,不再玩了。


他将相机组装好,挂在脖子上,翻出了之前父母送给他的一个笔记本,将这些装到自己的背包里,出了门。


他要记录下他和KO的一点一滴,他要将这一切都写成日记。


将来有一天,如果他虚弱的只能躺在病床上,他还可以翻一翻,他胆子那么小,想着KO,就不会害怕死亡了。




TBC

评论

热度(120)

  1. Aurora苏酥口水甜心糕 转载了此文字